原文在微博发表于2019年6月30日

阅读前注意:本作者文笔不好,可能存在比较混乱的叙述。

好了,大家都知道我是因为妮可才入坑的了。那是14年10月,在读高二,其实还有当时同学安利的缘故。以及LL算是我的入宅作,从此以后才开始逐渐沦为肥宅。当时学校里拉拉人也多,广播站时不时会放 μ’s 的歌曲,元旦晚会也有跳 snow halation 的(甚至里面有女装大佬)。

水团刚出的时候一开始我是拒绝的,对未知事物首先保持距离毕竟是人之本性。后来发现里面个个都是人才,唱歌又好听,我超喜欢的。特别是那首《夜空是否全然知晓》深得我心。

对我而言影响最大的其实不是16年的 fl 而是15年的剧场版,一方面是离高考还有两个月已经无暇顾及了,还有就是剧场版给我的伤害真的很大。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抑郁,很难受,为了不让 fl 再对我造成更大的影响,只能试着强行将注入的情感抽离出来,时至今日也不敢对水团注入太多感情——我不想被伤害第二次。(剧场版 PTSD?)

上了大学之后相对自由很多,通过微博认识了很多同好,隔着屏幕也能感受到大家的热情。今年穿越1000公里去了3月份的水团上海亚巡,一向社恐的我也鼓起勇气参与了网友的线下聚会。感谢 LL,让原本没有交集的大家能够相识相聚。

我认为,LL 给我们的更多是一种“追逐梦想的勇气和力量”,相信大家也感受到了它带给自己生活与思想的积极变化吧。

(谢谢你能看到这里)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关注我